今天上午,我的心中環繞不去的,是鳳飛飛唱的這首歌掌聲響起-「孤獨站在這舞台聽到掌聲響起來,我的心中有無限感慨......」。

我一直覺得我的處境很像新政府,每當看著新政府上任後不斷出包時,我也就會想想自己,是不是也面臨一樣的窘境。當然我不愛談政治,我自己心中當然有支持的對象,跟我理想中的政黨,但在一個是非不分,只有對立的環境中,我實在不願意浪費時間去談這私人的議題,也避免挑起無謂的紛爭。所以這篇文章,無關國家大事,純粹只是我自己的小事而已。

我常在思考,能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被賦予一個責任,這應該算是一種肯定,也是值得自己驕傲的地方。只不過對我來說,接掌一個單位並沒有太多喜悅,只有一連串接踵而來的問題,需要面對去解決。

我知道能有機會被賦予這個責任,是因為前人在某些地方沒有做好,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被拉拔起來,負責將這些問題處理好。所以接任前,想盡辦法推拒,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莫名其妙的從小小的單位,一下躍升成了最大單位的主管。不管怎麼說,已經成了既定的事實,我就不再想去討論,反正不管怎麼樣,想盡辦法把事做好就好,於是我勉勵自己,希望在工作上有所突破。

接手了之後,才發現並不是努力付出就能把事情做好,首先要面對的是一連串跟人有關的問題。跨部門協調,自己單位內的協調,跟老闆的協調,甚至到客戶端簡報跟分析,比較多的難處不在於事,而在於人。而這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也發生了很多的事情,組織又有了一連串的異動,一堆溝通上的誤會,導致了一串串的漣漪,衝擊著部門內每個人的心。

很幸運的,我遇上了一群很好的同事,因為大家願意改變,也才讓我們在短短的時間內,就產出了許多的成效。當然也還是有一小部分的人搞不清楚狀況,我們所在努力的目標,並不是單一部門的利益或是個人的權益,而是整個公司的發展以及客戶的權益,照顧好這些我們才能有長遠的未來,否則先垮台跟裁員的肯定是我們這個最大的單位。

每個人都應該努力創造出被人利用的價值,而這一直是我努力在做的目標,讓別人知道我們單位到底在做些什麼,而這些是真正有績效的工作。我一直抱持著「沒有不會打戰的兵,只有不會帶兵的將」,部門的興衰都是主管的責任,而主管不應該把同事的辛勞據為己有。功勞與榮耀回歸給同事,責任與負擔一肩扛起,這才是主管該扮演的角色。

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我們的確改變了長期以來的觀感,這不只是別人看我們,而是包含我們自己都能意識到有所改變跟成長。只是我很無法諒解的是,當初造成這些問題的人,都不用承擔責任,還可以順帶分享眾人的努力跟榮耀,對於自私自利只會顧及到自己利益跟發展的人,我實在無法產生任何的好感。尤其是在不同人面前,有著不同的嘴臉跟態度,這是人格的問題,我實在無法再多說些什麼。

今天一同努力的這些人,終於獲得了掌聲。雖然我們之所以努力,不是為了這些褒揚,而只是想把事情做好,但在那當下,我還是很感動。這些掌聲,是屬於真正努力在付出的人,而在這背後的辛酸,另一個主管幫大家所扛下來的責任,真的是掌聲背後的秘密。我們之所以還在撐,真的是因為這些一同努力的同事啊!我只希望這些努力的付出,都能帶給所有人該有的回報,當然自私自利的小人不在其列。2008.8.1工作有感~

2008-08-02  -  duncan Email  -  760  -  小公司當伯特 - 回應(4)

昨晚氣喘又發作,似乎只要一感冒沒處理好,症狀就會變得很嚴重。我不禁懷疑呼吸困難是因為變胖所造成的,還是工作壓力太大老是被老闆責罵,亦或是原本氣管就不好所造成的。總言之今天到醫院看診時,醫生又用一種很哀傷的眼神看著我,然後第三次告訴我鄧麗君的故事,我很想說:「我真的知道氣喘要注意。」就這樣除了開了一堆藥給我之外,另外還拿了一瓶Berotec N以備不時之需。

拿藥時我還跟藥劑師確認,這一次的藥會不會讓人昏昏欲睡,藥劑師說不會。結果回到家才吃了第一包,就昏睡了一整天到下午四點半才起來,我實在很懷疑到底是因為我人很不舒服而昏迷,還是因為藥物的關係?希望明天回公司時不會這樣,不然我的日子應該會更難過。

剛剛起床之後查了一下工作壓力與氣喘的關係,最近我總覺得我的抗壓力超低,工作狀態抑鬱到了極點。每天都有新的工作要求,當天指派不管難度或關聯性,當天就要有進度。若是當天下午指派,隔天上午就要回報,我總覺得我跟新政府狀態很像,一切都要處理,偏偏每一件事都做不好。我不禁跟幾位比較好的同事抱怨,說了我很厭倦現在的職務,而且這個職務讓我覺得我很失敗。

同事們好心的安慰我,就連回到家裡也跟家人討論目前工作上的瓶頸跟挫折,要承認自己的無能跟不足,對我來說還真是一件難堪的事,不過就現在的狀況而言,我想我調適的很不好。尤其每一天晚上我都做惡夢,夢到開會時不斷被老闆痛罵,哈~

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成人之工作壓力與情緒管理(PDF)」,裡頭提到了對於情緒的管理,我看了一下文章內的三個辦法,嘗試自我調適。另外還看到了一篇「職場保健站 / 談工作壓力」,文章內寫到了工作的壓力來源,我想我的壓力來源應該源自於「職務本身的設計」、「組織與管理型態」,與「職務角色」。

至於工作壓力對於個人健康的影響,我目前的狀況應該是「退縮、憂鬱、情緒壓抑、冷漠」、「對於工作產生厭煩、不滿意」、「疲勞、精神無法集中」、「失去自發性及創造力」、「神經緊繃、 肌肉緊張」、「疲勞、頭痛 、失眠」、「逃避工作、工作績效與生產力降低」,與「飲食過量、導致肥胖」。對於組織的影響應該會有類似「離職率高」、「品質降低、生產力減少」,與「決策效能低落」的狀態。

=> 深入閱讀...

2008-07-17  -  duncan Email  -  1713  -  小公司當伯特 - 讀者回應

最近的日子過的有點吃力,痛苦指數節節升高,每天都得思考很多問題,就連到了假日也沒辦法好好放鬆心情,總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這總會讓我聯想到朱德庸的「什麼事都在發生」裡的一小段話。

『當我沒工作時,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工作的執著。
等我找到工作後,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工作的厭煩。
當我沒談戀愛時,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愛情的浪漫。
等我戀愛後,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愛情的冷漠。
當我沒結婚時,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婚姻的憧憬。
等我結婚後,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婚姻的破滅。
當我沒孩子時,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孩子的期盼。
等我有孩子後,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孩子的倦怠。
當我沒建立新生活時,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新生活的熱情。
等我建立新生活後,每過一天就增加一天對新生活的失望。
對我來說,沒發生的每一天都會增加一天對人生的嚮往。
而發生後的每一天,都會增加一天對人生的無奈。』

Office Window View

對於承擔自己工作上的表現,亦或是對於工作的熱忱與付出,都算是好控制的項目之一。但如果工作本身的責任,牽扯到了一整個團隊的績效表現,或是跨部門的協調合作,似乎就很難這麼單純的來看待。但總歸來說,這也都還算是工作的一部分,所以說來說去,只能算是工作負擔的項目大小而已,這些不論怎麼說,都是每個人會面臨的問題之一。

我不禁反省我自己,是不是在某一個方面承擔不夠,同時能力也不足。

我會懷疑我在領導上是否有足夠的能力,來改變一個四十多個人的單位,跟我有一樣的共識,也能達成公司給予我們的目標。

我也會懷疑我有沒有良好的溝通能力,跟公司的其他單位進行工作上的協調,除了提高公司的整體競爭力之外,也能幫客戶帶來最大的效益。

我很擔心我沒有足夠的擔當,辜負老闆跟同事對我的期待,讓這些人的信賴變成了失望。

我更擔心我的抗壓力不足,在某些環境下情緒失控,傷害了自己也搞砸了事情。

我會想要退縮,因為接了這個單位之後,我只能要求同事跟我配合,現階段卻不能給予任何實質的回饋。願意配合的人,跟著我奮鬥越來越疲累;不願意配合的人依然故我,公司與部門的興衰似乎與他們無關,一樣卡著位子佔著高額的人事成本。極少數比例的人,卻影響著整個部門的文化與形象。

我知道要從管理手段來處理,也知道應該賞罰分明,同時與所有的同事一起承擔工作上的壓力跟責任。我不斷的壓縮時程,只為了儘快處理掉人的問題,接著再專心處理事。只是許多東西很難一直等待,緩慢的改變很難面對市場的競爭,而一同努力的人只是越來越疲勞。

我似乎被這個不大不小的單位所擊倒,我只能每天不斷的幫自己洗腦,我一定要更努力,努力追求我自己的夢想。

「責任」,兩個字的態度,卻是壓的人喘不過氣來的大石啊!

2008-06-30  -  duncan Email  -  632  -  小公司當伯特 - 讀者回應

勞動節這天放假是一件蠻奇妙的事,雖然身為勞工身份已經有十年以上的時間,但這似乎還是我頭一次在五月一日放假。原本這應該是本月要上台報告的日子,結果我還有時間,悠閒的在家裡研讀同事們好心提供給我的資料,同時還把堆積了很久的「姊姊的守護者」給看完。

度過了一個忙著整理簡報、新功能開發,跟教育訓練的四月份,我對於工作的掌握度真是越來越低了。已經習慣了一整年的座位,從剛開始的不適應,覺得擁擠、狹小,以及沒有太多的空間,因為新同事的到來,只好換到另一個更大空間的位置。才短短的一週多,這個更大的新位置似乎已經被一堆的文件,以及莫名其妙的電子產品跟生活用品給淹沒,昨天下班關燈時,我不禁想念起原本那小小的位置,以及游刃有餘的小企畫職責。(下圖是在假日加班時,某人幫我拍攝留念的)

Office

我的桌布現在已經改成了一個自嘲意味很濃厚的三連圖,畫面的背景是在皇后鎮的Kawarau Bridge,這組連環圖是高空彈跳三部曲,從跳橋之前的擁抱,向下跳前一刻的猶豫跟恐懼,到最後一跳的解放跟刺激。到底這三幅圖的自嘲在哪裡?我想這大概是人生跟工作的處境吧!

jump

現今的處境,跟高空彈跳有一點點類似,我只記得去年十一月聽到頭頭所說的:「Just do it.」

我努力在做,可老實說,我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所改變。

姊姊的守護者真的很好看,哀傷的結局,但卻深深的震撼人心。平實的文字裡,隱藏了太多讓人深思的問題,也表現了生活的複雜遠超過我們所能進行對跟錯的判斷。

在這一個多出來的節日裡,邊準備工作報告,邊思考人生的道理,倒是一件很不錯的休閒活動哩!

2008-05-01  -  duncan Email  -  698  -  小公司當伯特 - 回應(4)

今天我再一次驗證了「謹言慎行」的重要性。

工作上我們難免都會有情緒,有些時候情緒的引燃點很奇怪,也許壓力很大的事件,我們往往可以隱忍不發,默默告訴自己,只要我知道這對公司有利,一切努力就值得了。但隱忍多時之後,就可能因為一件小事,讓之前累積的能量一次爆發開來。這種模式往往對所有人都不好,很遺憾的,卻活生生的體現在我身上。

遇上一些壓力,或是莫名的指控跟對待時,抒發情緒或許可以在當下圖個痛快,不過卻無法解決我們所面臨的問題點,所以我只能告訴自己,想要個痛快就得承受後續帶來的結果,就只是這樣而已。

事情的起因其實很簡單,一件簡單的小事,因為特殊的狀況,所以我決定接手處理。其實出發點都是好的,但並不符合公司原有的流程,我知道問題點在我身上,所以我做了決定,也願意承擔責任。當其他單位問我這狀況時,我覺得很簡單,我修正就是了。

另一件事,我只是照指令來執行,做個簡單的教育訓練,檢討現行商品的問題點。我始終認為,隱瞞不能解決問題,也許把問題點講清楚,我們可以更快找出因應市場機制改變的現況。沒有東西不會改變,更何況是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接受與否是態度的問題,正視問題的核心才有機會解決。

不想聽,so what?我只是做公司要求我執行的項目,覺得公司政策有問題,為何不直接跟決策者反應?而老是要針對我們這些執行端的人員。

不該我做的,我不接下來做,會說我不配合。我接下來做,其他單位會說我違反流程,單位內的同事會怪我老是找自己單位的麻煩。

總之,做也不對,不做也不對。

我們的目標不是一致的嗎?

我們都希望公司成長賺錢,大家都有好福利、好生活。

我在面臨第二個事件時,最不該的就是拿第一個事件,當作範例來說明我的立場。於是這場風波就爆開了,遺憾的是最該檢討的是我自己,因為一切都起因於我,糟糕的是還拖了其他人下水。

僅以此篇告訴我自己,想做事,需要的不只是信念,還需要很多熱情。

2008-04-01  -  duncan Email  -  643  -  小公司當伯特 - 回應(2)

<< 上一頁 ::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