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哪時候起?我拋棄了ICQ投奔了MSN的懷抱。

我有個奇怪的習慣,就是明明在這台機器上登入了MSN,但人卻跑去用筆記電腦或PDA,所以老是有人說你到底在幹嘛!怎都不回Message?

沒幹嘛啊!只是沒看到咩!

=> 深入閱讀...

2004-02-27  -  duncan Email  -  1059  -  小品散文 - 讀者回應

在Arcnet工作的時候,公司裡出了三位公主,不過這「公主」的稱號,與我們一般所知的定義不同。我們所說的公主是集「迷糊、晃神與少根筋」於一身的人,當然我們也有王子啦!雖然我不想承認我是王子,但我應該勉強可以排到第三名。

我發現巨蟹座的人很有成為公主的潛力,因為我認識的五位公主裡,有四位都是巨蟹座的。另外一位是雙子座,呃!這麼說來雙子座也具有公主與王子的風範。

什麼是公主的傳說呢?偷偷說一下長公主Angel(NO.1)的故事吧!Angel工作很認真,可是生活上似乎一直少了條筋。我們的工作幾乎一直都在加班,所謂的加班才不是只加個兩、三小時,那才沒啥了不起的。平均值大概是一天工作十六小時吧!

我們是做動畫的,所以每次電腦在Render[註1]的時候,會有一大段的時間是空檔,啥事都不能做。那時候大家通常就會開始聊天、看雜誌或排排坐圍成一圈,然後直接按摩起來。這是個不錯的方式,大家互相幫忙,誰都不吃虧。長期靠電腦吃飯的,肩頸酸痛是職業病之一。

=> 深入閱讀...

2004-02-27  -  duncan Email  -  1275  -  小品散文 - 讀者回應

昨天遇到一位不錯的老師(EC),
其實我對老師的定義要求有點高,
我佩服有實力的老師,
上課不無聊,
又能啟發學生的老師,
昨天這老師給人的感覺就很好。
看到了學經歷之後,
就更讓人羨慕了~
而且他長的像張學友... ...呃!老了一點的張學友。

老師昨天開玩笑說,
碩士論文很間單的,
兩個月就完成了,
不要看的太重,
趕緊畢業最就要啦!
不過寫好是一回事,
會不會通過又是一回事啦!哈哈!
不要當個ABD(All But Dissertation)。
老師對論文的定義是:
『論文只是要證明將來有發表著作的能力。』

他開玩笑說寫碩士論文有個小公式(資工所),
技術 + 產業應用 + 以什麼為例... ...
花個兩個月的時間,
將論文資料整理好,
給老闆看過,
如果老闆說大致上OK,
只是這個... ....回去再修改一下。
這時請回家先作其他的事,
一個月後稍微改一下,
再回去找老師,
那時老師也忘了上次跟你說什麼了,
哈哈!(這應該是玩笑吧!)

博士論文,
那就不太一樣了。
請把「產業應用」跟「以什麼為例...」去掉,
就鑽研某一項技術,
如果擔心口試時不會過,
那有個小奸步,
記得寫論文前,
先公開發表自己的理論,
哪裡發表不重要啦!
那些專業期刊之類的,
是給老師們升等用的啦!
跟你們畢業沒關係... ...
更厲害的是,
記得跟老闆一起發表,
最後兜在自己的論文裡,
通常其他口試老師不太敢挑戰這些理論,
因為那等於在挑戰你的老闆。
(哦!原來是這樣啊!)

如果你夠厲害,
上了著名的期刊而且是很多篇,
夠狠的話,
你可以把這些兜在一起,
就當作論文,
現在很多博士都是這樣做的。

碩士論文畢業後會再拿出來看的,
不到百分之九十啦!
博士的好一點,
不到百分之七十。
學習的重點是養程,
所以不要為了論文,
忘了整個學程的過程才是對我們這些學生有意義的。
(哇!講話雖然好笑,但卻值得我好好思考,最近思考的時間越來越長,希望這是好現象...)

2004-02-25  -  duncan Email  -  992  -  研究生日記 - 讀者回應

這首中文歌,
是改編自加拿大歌手David Usher 的「Black black heart」,
我跟月光都很喜歡這首歌的味道。
她叫我要練這首歌,
呃!那還不如叫我去跳火圈算了... ...

分開旅行 - 黃立行劉若英

男︰我選擇去洛杉磯 你一個人要飛向巴黎
尊重各自的決定 維持和平的愛情
相愛是一種習題 在自由和親密中游移
你問過太多次我愛不愛你

女︰BLACK BLACK HEART
SEND 給你我的心
計劃是分開旅行啊 為何像結局
我明白 停在你的懷裡
卻不一定在你心裡 巴黎下了一整天雨

男︰我不想要去證明 也不知道怎樣證明
相愛是兩人事情 我不喜歡你懷疑
懷疑愛是可怕的武器 謀殺了愛情
我在這裡 本來是晴朗好天氣

RAP︰
男︰休息一下 不需要那麼的密集
不必每一秒鐘都黏在一起
你問我愛不愛你 這個不是個問題
早就說過需要空間才能繼續
我也真的不希望你離去
我們就試試看各走各的路
噓 別哭 這個只是個短短的不見
別搞的那麼複雜
你不是一直說要去巴黎嗎

2004-02-20  -  duncan Email  -  599  -  影音手記 - 讀者回應

大約六、七年前吧!吳若權曾寫過一篇文章「容許男人掉眼淚」。這一篇文章後來收錄在「活出生命能量」這一本書裡。為什麼會突然提到這一篇文章呢?因為文章的內容跟我有關。礙於著作權的關係,我節錄了跟我有關的部分↓

『另一次演講是在校園舉辦的,一位女學生說她曾和一位一百八十六公分、既高又壯的大男孩去看「鐵達尼號」這部電影。她以輕鬆的口吻描述:「看到船沉沒時,電影院裡才剛剛出現一些低低啜泣的聲音,此起彼落。萬萬沒有想到,我身邊這位才認識不久的男孩子,竟然傾倒在我身邊大聲哭了起來。」

講到這兒,全場的同學都屏息以待,深怕面對接下去尷尬的景象,以為她會說:「這種軟弱的男人,我出了電影院就把他給甩了!」很意外地,女孩讓大家失望了。她很自信地說:「像這麼溫柔的男人到哪裡找啊?我當然不會放過囉!現在,他已經是我的男朋友了。」

多麼感人的情節,我深深為他們祝福。』

上面說的那個女學生,猜到是誰了嗎?

沒錯,就是我家的月光。她還在學校唸書的時候,吳若權到他們學校去演講。我也不知演講的內容是什麼?反正我不在現場啦!我只知道願意跟大家分享個人經驗的,可以得到一張五百元的BLUEWAY折價券。

=> 深入閱讀...

2004-02-17  -  duncan Email  -  1049  -  小品散文 - 讀者回應

近日吳憶樺的新聞沸沸揚揚,兩個國家與兩個家庭都把焦點放在一個小朋友身上。看著警察搶人,憶樺驚恐的新聞畫面,在對比回巴西旅程上他的好奇與他的笑容,我的體會很深。也許有人說,他還小,這些經歷沒啥大不了的,長大之後就會忘了。有些事,可以埋藏起來,但…永遠不會消失。

某一天的早上,突然被叫醒,然後大舅就急急忙忙帶著我回到后里。那一年,我六歲還在讀幼稚園大班。那是我親生父親去世的日子。

我記得,舅舅把我交給奶奶,陪了我一會,就把我留在那邊。父親那邊的親戚要我去看看父親,我一直哭…因為我很害怕。我媽並沒有陪我回去奔喪,她留在大里的外婆家。我不知到我住了幾天,我只記得有很多的儀式,然後一直到我爸爸進火葬場,然後我捧著他的骨灰,看著他安頓在豐原的明德寺。我一直都記得的… …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不知道什麼是父愛。我的記憶都是片段而混亂的,爸爸酗酒,然後媽媽跟我被打,然後我記得當時家裡開印刷廠,沒有人有時間照顧我,而我又很愛到處跑,於是爸爸用個狗練,把我綁在店門口的桌子旁,旁邊擺了些玩具。其他,通通是我不想回憶的畫面。

就這樣,三番兩次我媽帶著我逃回娘家,舅媽安排我們住到她的娘家跟大哥的家裡,所以我的印象就是一直在躲,一直在搬家。每次我爸爸恢復了短暫的正常,就會來央求我媽回去,就這樣,家暴的事件不斷的上演。直到那天被喚醒的早上,循環終止… …

後來,我跟媽媽寄住在大舅家,度過我漫長的童年。因為家暴事件,我媽的精神衰弱另外也有高血壓。因為這些病症,生活的四分之一,都是在醫院裡度過,而之後我就很害怕聽到救護車的聲音,一直到現在,看到救護車都還會覺得不舒服。

我媽的身體狀況很差,但是她擔心我變成孤兒,於是一直努力的撐過來。因為愛我,所以對我的要求很高,小時候我都是第一名,而我的作業簿一直都很新,因為只要字寫醜了,或寫錯了,就會整本被撕掉。所以到學期結束,作業簿都是新的。我沒有因此怪過我媽,只是我還小,我真的沒辦法樣樣都做好。

在班上,同學們都不願意跟我作朋友,並不是我古怪不好相處,而是因為我沒有爸爸。小朋友哪懂什麼事?有人這樣做,其他人就跟進。在學校我老是被欺負,可是我從來都沒跟家人說過。我只是默默的長大。

漸漸的,老師給我的評語,說我有自閉傾向、然後有責任心、不合群。當時舅舅的經濟狀況也不是很好,所以寄住在舅舅家,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負擔。我很瞭解寄人籬下的感覺,因為我感受的到。

周遭的親人對我的要求很高,我的舅媽、外婆老是抱怨我很頑皮,當我媽媽加班回到家,除了陪我作功課,還要聽其他人對我的抱怨。然後接著就是一頓竹筍炒肉絲,人家說:「打在兒身、痛在娘心。」真的是如此,因為每當我被打的嚴重時,媽媽就會高血壓病發住進醫院裡。當時我總怪我自己,你為什麼不長大?為什麼總是不聽話?

小時候我沒有玩具,唯一有的是當時很流行的卡通「聖戰士」,是五隻獅子組合在一起的機器人。我一直都很愛惜物品,後來獅子頭被我弟弟弄壞了。(我的弟妹都是表弟、妹,只是一起長大,我不習慣加一個「表」)但是我有很多的書,雖然媽媽沒有很多錢,但是她知道我很喜歡看書,所以總是會買書給我。從那時候起,養成了我很愛看書的習慣,因為書是我的好朋友。後來我的童書在九二一隔年,捐給了圖書館,送給了其他的小朋友。這些書保存了十多年,看起來都還跟新的一樣。

我媽被某些親戚說是剋夫,然後我也被說是骯髒的小孩。就這樣我慢慢的長大。國小五年級時,媽媽嫁給了現在的爸爸,我爸爸脾氣很好,只是有點固執,但對我跟我媽一直都很好。他沒罵過或打過我一次,但我記得有次我頂撞他說:「你根本不是我爸爸。」這些我都記得… …

我親生奶奶還在,當兵的前幾年過年時,我爸媽還會帶我去跟奶奶拜年。但後來卻失去了聯絡,我也不知奶奶現在過的如何?但,心裡還是會想念的。只是,有些東西很尷尬,很難去提起。

我爸爸那邊的親戚,當我是拖油瓶,而我媽媽這邊的親戚,卻瞧不起我爸爸。兩邊的家族總是有意無意間的嘲弄我的爸媽,一直到現在。

我的成長過程,因為親戚的恩惠,讓我順利的長大成人。但上述的過程,也持續的發生,恩與怨交雜不清,我不知道如何去處理家族間複雜的人際關係。慢慢的,我也不想去處理。

我很高興,我是現在的這個樣子。雖然我不是個體貼的乖兒子,我也不知道如何表達我的情感,但我知道我爸媽並沒有因為我而丟臉。

其實,我只是想說,這些事我都記得,只是我以為我忘記了… …我不太願意提到或想到過去,一方面往事不堪回首,一方面我不想人家用異樣的眼光看我的爸媽。

但是…因為這些事,讓我有同理心,也讓我變成今天的這個樣子。我珍惜我所擁有的生活。

席慕蓉 / 暮色

在一個年輕的夜裡
聽過一首歌
清洌纏綿
如山風拂過百合

再渴望時卻聲息寂滅
不見蹤跡 亦無來處
空留那月光沁人肌膚

而在二十年後的一個黃昏裡
有什麼是與那夜相似
竟爾使那旋律翩然來臨
山鳴谷應 直逼我心

回顧所來徑啊
蒼蒼橫著的翠微
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竟化為甜蜜的熱淚

2004-02-17  -  duncan Email  -  579  -  小品散文 - 讀者回應

愛情是一門複雜的學科。

這門課修了十年,卻始終搞不清在生命裡它到底佔了多少學分?但肯定的是,它佔用了許多節。

從小學到大學,科目及格的標準是六十分;上了研究所後,及格的標準提高為七十分。然而愛情學科的標準往往是九十九分,甚至是一百分,差那麼一小分都可能會面臨當掉的命運。

喔!當掉是還好,也許可以找同一個人重修,若覺得這個人標準太高,還可以找另一個人重修。但被退學就慘了,請等下輩子再重新來過。

在愛情學科,每每遇到不定時小考,我都還是會緊張的屁屁抓。

所有的小考都是申論題,考生要努力借題發揮,而標準答案則依考官的心情而定。

舉例說明:

Q:最早以前你是因為我有美麗的內涵,還是因為我有美麗的容貌,才會想認識我?

=> 深入閱讀...

2004-02-05  -  duncan Email  -  1179  -  小品散文 - 讀者回應

今天下午,
看了一部奇怪的片子,
由Kate Beckinsale(凱特貝琴薩)主演的「Underworld(決戰異世界)」。
劇情描述吸血鬼跟狼人的千年戰役,
雖然許多影評都說這是一部很不錯的片子,
我到覺得整部片打來打去,
然後還演了很久,
好像播不完似的。

不過昨天看的一部片「FREAKY FRIDAY(辣媽辣妹)」,
蠻值得推薦的,
是一部溫馨感人的喜劇片。
剛開始看時,
我一直覺得劇中的女兒好面熟,
熟悉的雀斑跟神情,
原來她就是飾演電影「天生一對」的那個小女生Lindsay Lohan。
(天生一對是關於一對雙胞胎女孩促成父母再續前緣的故事。片中兩個女孩Hallie 和 Annie,是由Lindsay Lohan一人飾演雙胞胎兩人。我很喜歡那小女孩,這部片大概看了有十遍了。每次重播每次看,跟「Notting Hill」一樣,百看不厭。)
總之,
這部片保有迪士尼的風格,
最近Walt Disney推出的這部,
跟「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The Curse of the Black Pearl (神鬼奇航:鬼盜船魔
咒)」都是很好看的電影。

=> 深入閱讀...

2004-02-01  -  duncan Email  -  983  -  影音手記 -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