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在杜宜昌老師的招待跟導覽之下,我首次拜訪了安平樹屋與德記洋行。首先是由安平樹屋這邊的入口進入參訪,這樹屋原本是德記洋行的倉庫,從資料上看來,它大約興建於十九世紀末。據張坤煌先生所說的,1935年他在這邊工作時,已經有榕樹的存在,所以推估這榕樹有將近百年的歲數。



安平樹屋與德記洋行

當這邊荒廢之後,多株榕樹還是不斷的成長,結果榕樹反而成了屋子裡的主人,整棟房屋都被榕樹的枝葉與氣根所佔據。原本的老屋在歲月與榕樹的侵蝕下,結構被破壞了,但也因為這樣,榕樹反而成為了屋子重要的支撐結構。

在還沒進行樹屋改造之前,這裡成了當地有名的鬼屋。我想這與茂密的榕樹、荒廢的空屋......等環境有關。沒想到經過台南市府推動改造計畫之後,這裡反而形成了一個特殊的藝術空間。有關安平樹屋的詳細資料,請參考延伸閱讀。

安平樹屋

在前往樹屋之前,途中經過了幾處新興的小型博物館,杜老師解釋到,市府近年來推動許多這類的文化與都市建設,一方面希望保有古文物,另一方面則希望它能與市民的生活結合在一起。

這讓我想到江冠勳教授針對安平樹屋的改造,所提出的一段建議:『所謂「文化景觀」,是人類為了滿足生存與發展的需要,對於自然環境進行改造,並建造新的地物和實體,持續由人體與自然所完成的共同作品。事實上在西方科學技術及文化發展較為先進的國家,其面對龐大的歷史遺產的態度,諸如古蹟遺址或紀念性的建築物,亦早已普遍得到深切的關注與保護。甚而在晚近的二十世紀九○年代,歷史環境成為生活環境重要的組成部分,「讓市民走進身邊的歷史」的觀念,不但成為西方歷史保護運動的主要觀念;同時對待某些人類社會的聚居環境演變的例證,已經由「消極維護」的靜態「凍結式」保存方式,演變成為「積極保護」的動態「再利用」保存策略。』。

安平樹屋

在跟我們解說這些景點的故事時,杜老師也提到了相關單位在背後努力的一段過程。為了古蹟的保存,市府往往得花錢跟原地主買下其土地的產權,之後才能進行後續的規劃。其中有個案子地主開的價錢,市府可以接受,於是就依約買下並進行整理。結果這一樁美事,反而成了後來推動古蹟保護的絆腳石,因為其他的地主得知這件事後,都要比照辦理,而後來就有個案子因為沒有這些經費,原地主在得知市府想出錢幫助翻修時,他們不願翻修只願意出售,而且強硬表示若條件談不攏,就會將原本建物拆除。沒想到最後,地主真的把古蹟給拆了。

而另一個案例,目前已經變成一整排的透天建築。原本在這整排建築興建時,發現地基似乎有古帶遺跡的存在,因此建商被迫停工一年。但後續的條件沒談妥,一方面市府沒有那麼多資源,再者建商也不願意如此苦等下去,於是一年多後房屋繼續興建,而這些疑似古代的遺跡,則繼續被埋藏在新興的透天建築下。除了這樣也就罷了,市府相關單位還應此而挨告,目前則在訴訟中。

安平樹屋

=> 深入閱讀...

2006-10-20  -  duncan Email  -  5835  -  浮雲遊子 - 回應(2)

上一篇文章: [每日一圖]2006.10.20下一篇文章: 穿著Prada的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