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我是不是咖啡喝太多,影響到中樞神經?最近不但睡不著,而且還很早起。但明明就很累,也有時間休息的,就是無法好好睡一覺,看來我應該要少喝這種醒腦劑了...喝過多,真的是醒太久了。

這幾天忙著整理一些文件,思考公司行銷的計畫,兼中研究Blog Base在企業網站與知識平台發展的可行性。然後不知覺中,我的位置又開始恢復常態了。

從我工作到現在,目前的辦公座位算是空間最小的,但卻是最整齊的。以前就算是有一間獨立的辦公空間,我還是可以把所有的桌面都塞滿,現在只有一個小小OA隔間,反而東西擺放的比較整齊,哈~(這樣也能算是整齊啊!)

我一直在做白日夢,希望哪天可以上數位時代的封底,秀出我的公事包。不過看來等到我有資格,不知還要多少年?越拖機會就越少,哇哈哈!慢慢的我發現,桌面上跟工作無關的東西越來越多了,看來這應該是自我催眠的招數之一,讓我覺得我不是在工作。

相機送修回來已經快一週了,這段時間拍了一些公司的產品,是要上傢飾跟建築雜誌的新聞稿,順便也測試一下相機是否正常。我在討論區上看到,有的D70送修回來還是又壞掉,這實在是讓我怕怕的,所以還是多使用,賺的比較多(反正都買了還是得用)。我看到相機版裡有Sigma 10-20mm的介紹,想了很久,決定也買一顆回來。以後我從10-300mm都有了,一共四支鏡頭加一顆閃光燈,包包再也裝不下了~但Sigma 10-20mm這個平民版超廣角鏡得到下週一才能拿到。

而我那個Nikon的70-300mm裡面竟然有一顆小小的灰塵,現在用這顆鏡頭,都會有個小點,思考了很久還是先不要送去清理。清理一次少說也要兩千,唉!

說回我的辦公桌吧!看看到底是哪些小東西佔據了這些空間?上圖由左到右,首先是被畫面切了一半的計算機,這是在逢甲的葛萊美唱片行買的。很怪吧!到唱片行買計算機。當時買CD時看到有賣計算機,一台才199,於是買了個非工程的計算機回辦公室用,挺好用的,是大鍵盤哩!(工程用的都是小小的,又貴的要死~)

計算機旁的是莎拉布萊曼的「一千零一夜」,這張是防拷的,我用了Feurio想盡辦法要備份,結果一直失敗,目前還在努力中。我對這些防拷CD實在是感冒到了極點,根本就是在欺負像我這種買原版的笨蛋,我辦公室的mp3 player根本就不能播。

在旁邊的是PUMA鉛筆盒,我原本的整套PUMA在發表PAPER的會場給弄丟了,後來請大會人員找了好幾週,都沒下文。我的好朋友知道後,又補了一個PUMA給我,而且也是一整套的,我是PUMA文具的愛用者。

再來是SONY手機、CITIZEN手錶、HP iPAQ、SONY VAIO、桌上散亂的都是PUMA的鉛筆、旁邊有兩罐維他命B群、一瓶魚肝油,這也是好朋友贈送的。右邊的則是超人特攻隊的爸爸,還有要陪我出國流浪的怪異娃娃、一個便宜的網路測試器、誠品的地球儀、右下角是DIESEL的紀念馬克杯(我是DIESEL的超級愛用者,通通都是DIESEL的)、馬克杯旁邊的是VICTORINOX的鉗子式瑞士刀(蠻好用的)。檯燈下方尖尖的則是在青海湖買的轉經輪,偶爾就拿來轉一下。以前Arthur的轉經輪也經常被我拿來轉~下圖的筆記本下方還藏個7.5M的捲尺,這捲尺也很好用。

=> 深入閱讀...

2005-09-16  -  duncan Email  -  2226  -  小公司當伯特 - 回應(2)

上一篇文章: 玻璃、琉璃與水晶玻璃下一篇文章: 職業與職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