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在大陸工作的時候。晚上若是跟同事們去餐廳吃飯,門口都會遇見一群大約國小年紀的賣花女孩。這些女孩嘴巴很甜,手裡總是拿著一束單朵包裝的玫瑰花,雖然這些花都呈現枯萎狀,她們還是能利用撒嬌的方式,鼓吹去用餐的客人幫她們捧場。

台商在大陸包二奶的傳聞,早已不是新聞了。有些時候還不只是排到第二,順位還可以往下推個兩位。當時我都覺得很神奇,這些花名在外的人,他們的另一半難道真的都不知道嗎?而在當時只要有警報響起,大家就會互相遮掩,避免彼此的家務事傳開來或曝光。提到這個的原因,是因為當地賣花的小孩,很會察言觀色,她們遊說的第一對象,肯定是這一批人。我不得不說,就算在街頭賣花,也是一門技術啊!

有時我也會被這些小孩推銷,雖然每次看到她們,心裡難免都會有些難過,但我從沒買過花。有一種狀況是我最討厭遇到的,那就是你明明不要買,他們卻硬塞一朵給你,然後裝得很可憐說要送給你。遇到這種的,我反而就不那麼同情了,被硬塞一朵花通常我都直接放在地上。

我有一位同事曾跟我說,這些小孩再過個幾年,就會更上一層樓,穿起制服在理容場所、酒店或KTV裡工作了。當時我對這些現象感到無奈,同時也認為這是國家社會整體的問題,政府都應該努力來幫助並改善人民的生活。要不然人民納稅,盡義務,除了冠冕堂皇的愛國之外,為的是什麼?

而最近我在開車的時候,在紅綠燈路口,經常會被一些老太太推銷玉蘭花。當然有些不是老太太,只是我遇到的老年人比較多。看到這畫面,才讓我回想起大陸賣花小女孩的事。我記得小時候出去玩,也會遇到在路上兜售玉蘭花的人,當時我舅舅都會好心的買一串,然後車子裡總是有很香的玉蘭花香味,這也算是我童年出遊的記憶之一。

沒想到這兩年來,賣玉蘭花的狀況越來越多了。只是我很少看到有人光顧,但這些在馬路上討生活的人,似乎都有各自的苦衷,不得不在危險的地方,兜售這獲利微薄的玉蘭花。有一次我載一位長輩時,看到這些在馬路上危險的動作,不禁脫口而出,政府應該努力取締這些問題。而這位長輩則告訴我,我們應該要寬容一點,這些都是可憐的人。

其實,我的本意並不是想去扼殺了這些人求生存的唯一管道。只是我認為在馬路上兜售實在是太危險,只要一個意外,可能就會造成兩個家庭的問題。先不管是否有其他地方可以賣花,光是這個現象的增加,我都認為是社會群體的責任。每次我看到有學童沒錢吃營養午餐、繳學費;然後地方建設花了大錢卻老蓋一些養蚊子,不開放給民眾使用的建築......,如果這些錢可以用來改善人民的生活,那該有多好。

當然我的想法太過天真,社會的問題豈非三言兩語,或是挪用個某些經費就能改善的了。但這些,不是都該是每個人的一種社會責任,同時也是這個國家對於人民的責任。我很厭倦了聽到別人說「愛台灣」,我不得不說愛個「屁」啦!真的愛不是用嘴巴說說而已,如果能夠遵守交通規則、維持環境整潔不亂丟垃圾、盡己所能幫助需要幫助的人,這些才真正對我們生存的地方有貢獻吧!

看到了這現象一時有感,我們總認為自己很先進很繁榮,而這些弱勢的群體,不管在哪裡,似乎都過著一樣刻苦的生活啊!

2006-10-25  -  duncan Email  -  780  -  影像日記 - 回應(4)

上一篇文章: [每日一圖]2006.10.25下一篇文章: [每日一圖]2006.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