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4.20

說到Frente!這還真是一個謎啊!

我第一次接觸到Frente!,是一位網友介紹給我認識的。當時我還在唸書(1994年),那時很少上WWW,反而經常在各個校園裡的BBS上閒晃,那情景就跟痞子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一樣。

在學生時期,我參加了不少社團,有康樂性質的天韻活動隊、有學藝性質的樹青社、還有運動類的合氣道社。不過到了後來,幾乎是以合氣道社為主了,直到現在,我還是繼續在練習合氣道。

我在合氣道社時,認識了逢甲合氣道社的社長,我們都叫他「Aiki」,或是「蛙」。社長劉邁之畢業之後去唸交大的材料所,最後一次連絡時,他已經退伍在工作了,那時他轉去學習八極拳,就沒再練合氣道了。

提到這段事,是因為當時我們都在逢甲的BBS上聊天,也因此認識了不少的朋友。其中有一位女孩子(因為年代久遠,名字忘記了),她說要嫁去法國,也不知什麼緣故,我們大家都認識,包括我妹妹Lily也認識Aiki,所以網路世界真的很小。

當時她說她男朋友來台灣當工程師,都住在飯店裡,本來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心理都會有疑問,這是真的嗎?沒想到,有一次跟我女朋友還有她們約出來網聚,終於看到她男朋友了,這時我們才相信,她說的是真的。在當時,我很難體會工程師來台灣是住在飯店裡,而且長達一年哩!後來當我出差時,也經常很長一段時間住在飯店,總算能感受把飯店當自己家裡的感覺了。

因為經常在網路上聊天,也常出來聚會,於是我們便開始分享我們擁有的書籍跟音樂。當時我還是個窮學生,CD還不到一百片,但跟一般人比起來,還是算多的了。於是我將我經常聽的大衛佛斯特的鋼琴專輯、與肯尼吉的薩克斯風專輯介紹給她,而她則是借了三張奇特風格的CD給我,其中的一張就是Frente!的專輯。

因為這個緣故,我才開始聽一些民謠與特殊風格的音樂,也因為這件事情,我後來慢慢學會去聽Jazz的音樂以及交響樂曲。總之接觸到Frente!是一個很特殊的經驗。

最後一次遇到她,是在她們通豪飯店的家,結果我把CD跟書都還給她了,她卻忘了將大衛佛斯特的鋼琴還給我,哈哈!被她帶去法國了。不過隔了三年之後,Arthur從加拿大回來時,又送了我一張大衛佛斯特的創作專輯,但那一張始終是找不到了。(文章是在2002年寫的,這張鋼琴專輯在2003年時買到了,哈~)

這次介紹的Frente!是來自於澳洲墨爾本的四人樂團,主唱是個小女生Angie Hart,這個樂團成立於1992年,在1998年時解散,聽說Angie Hart嫁人了。在台灣我只看過兩張Frente!的專輯,可能是因為我太晚接觸到她們的音樂了,我所知道的這兩張我都有買,一張是這次介紹的「馬文的專輯」;另一張是「Shape」,封面是一朵手指頭拼成的太陽花。

整張專輯的風格,都是以簡單的吉他跟鼓聲,配合主唱清純甜美的聲音,帶出一首首清新的樂章,尤其是這張專輯的最後一首歌Bizarre Lobe Triangle(原唱是New Order,1986年),述說著複雜的三角戀情,更是讓大家久久難以忘懷,在網路上搜尋Frente的資料,幾乎都是以這首歌為主,聽說李蕙敏唱過這首歌的中文版,不過老實說我只認識周慧敏,李蕙敏是誰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哈哈。

由於專輯的年代過於久遠,加上樂團早已經解散,所以想要搜尋多一點的資料,根本都無從找起,連相關的照片與唱片資訊,都零零落落。所以我才說,對我而言,Frente!是一個謎啊!

雖說只有兩張專輯,不過出過的單曲跟EPs倒是不少,單曲應該有出過十首左右,EPs則有三張,好像還有出過一張特別的專輯,但資料實在是找不到了,這些都只是印象中的記憶而已。

我想喜歡玩吉他或是喜歡民謠曲風的人,都會喜歡她們的歌曲吧!我曾經將另外兩個歌手的聲音,跟Angie Hart和在一起,成為一個人生組曲。就是說Angie Hart的聲音代表少年時代,而琳恩瑪蓮的聲音則代表青年時代,夏恩柯文的聲音代表成年時代,基本上這三個人的聲音都讓人覺得很舒服,且有非常近似的特質。若是喜歡她們三人的任何一個,都可以去買其他兩人的專輯來聽聽看哦!

關於Frente!的唱片,目前很難買的到,恐怕需要花點時間找找看,這次的背景音樂我將Bizarre Lobe Triangle跟Reflect合在一起,因為Bizarre Lobe Triangle實在太短了,總以為還沒一個段落,卻已經結束了。總之,喜歡這張專輯的人,不妨買回來聽聽看,真的是首首動聽的好專輯哦!

2006-01-16  -  duncan Email  -  12690  -  影音手記 - 回應(38)

上一篇文章: Byem不要再白目了下一篇文章: Evan And Jaron(伊凡與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