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墾丁新聞不斷發酵,六月底剛好才從墾丁玩回來,所以特別關注了一下相關訊息。

呂律師的這篇文章,大抵上的比較是正確的,但金額上有點誇大。

六月底我們去了墾丁(),剛好趕在暑假之前,但住宿一樣加了價。我們住宿在五星級的墾丁凱撒,費用分別是景觀客房 NTD$5,500/晚,跟花園客房 NTD$7,500/晚。所以住宿費用四大兩小,住兩晚,是 NTD$26,000元。(其中兩小每晚各加500元1,所以花園客房一晚是7,500)

我們跟格上租了一台 LUXGEN 七人座 MPV,三天的租車費用是 NTD$9,000元。油錢是 NTD$1,484,高速公路過路費是 NTD$483。沿途景點停車費用是 NTD$90。

付費景點我們去了貓鼻頭、墾丁森林遊樂區,四大兩小共 NTD$485元。

在夜市裡的消費,主要以娛樂為主,共 NTD$320元。

吃的部份,第一天午餐 NTD$1,770元、零食 NTD$1,085(啤酒、咖啡、飲料、香腸......)、晚餐 NTD$3,460。

第二天午餐 NTD$640、零食 NTD$68(牛奶,煮咖啡用)、晚餐 NTD$3,450。夜市花費跟前一天算在一起了。

第三天午餐 NTD$2,868、晚餐 NTD$640。

另外回程在高雄草衙道購買家人服飾費用不計,三天兩夜的四大兩小的旅遊總花費是 NTD$51,843。

呂律師的住宿、交通、跟飲食花費都誇大不少,我覺得很多人心裡的第一印象也一定是如此。至於夜市的價格,一盤400元,這點的應該是生魚片吧!我們吃路邊攤,平均一般也都是落在150元上下,兩人吃兩千算很能吃了。

對比我們家去沖繩的花費(),一樣是四大兩小,光是機票錢就 NTD$61,507,租車費用加油資換算為三天約為 NTD$ 10,000(一樣是租七人座),住宿也是比擬五星級飯店,兩晚約 NTD$18,000(六人同住一間公寓)。光這樣先不算門票、跟飲食,費用就要 NTD$89,507。(我們是八天七夜,除機票無法換算成三天兩夜外,其他都可以依比例來計算)

所以就我們家的經驗來說,出國依人數比例,就算是用廉航票價來算,不見得就國外就會比在國內旅遊便宜。而我沖繩跟墾丁剛好都有實例,旅遊水平也都在同一個要求下,這也應該算是有點參考價值。解釋一下,沖繩的公寓式酒店房價不含打掃,加上是公寓式房型,故房價比我在墾丁所選的便宜。六月底去墾丁時,逛大街的人潮真的比我前幾次拜訪時少,但就算少,還是人滿為患。至於沖繩國際通商店所賣的東西,同質性也都很高。當然人沒墾丁的擁擠就是。

持平而論我覺得旅遊不景氣,跟南向政策不彰、年金改革、陸客減少、一例一休皆有關連。南向政策本應是降低台灣對中國大陸投資的強度,同時吸引東南亞國家與我國經貿的往來。但東南亞國家儘管近年不斷發展,但人民所得普遍較低。

年金改革,原本公務體制的確是消費一大助力(光國旅卡的補助就消費了多少),一連串的改革讓大家都得未雨稠繆,消費緊縮是必然的情勢。這裡不討論改革的方式與對錯,單純只是針對改革現象進行分析。

陸客減少,儘管陸客都是一條龍模式,但團客減少,各景點的人潮降低,夜市消費降低,這都是可預期的。

至於一例一休,反映出來的是經營成本。原本我不在旅宿業,不知道裡面的成本結構,現在進到這一行,才知道旅宿是高資金投入、高人力成本支出、高流動率(人力)、低回收的狀態。營業也總是得獲利才能生存。

當我們想要跟已開發國家一樣,勢必各種成本都會增加,這也是必然的發展過程。

政府應該重視各項問題與警訊,尋找適應的對策,一昧的補助根本無濟於事。至於媒體或名嘴把單一問題放大或誇飾,對事情的本源一點幫助也沒有。至於業者,還是自求多福,靠自己比較實在一點。

P.S.墾丁很美,現在的旅遊活動也很多。在抱怨人多的同時,其實也應該反思,若人潮不夠,經濟體系起不來,這些活動也不會存在。當然人多,也就會破壞生態。若習慣用單一點去看待事務,或是因為媒體某一面的報導,往往都會被風向給帶動,而忽略了真相往往是由複雜的因素所構成。至於旅遊是很私人的事,覺得喜歡就去,不喜歡就不去,這再正常不過了。

延伸閱讀:
墾丁消費太高?這篇讓在地人告訴你真相!

墾丁旅遊貴,民宿舊法規,究竟如何解?

「寧願去沖繩」遊客雪崩式銳減百萬人,墾丁為什麼不酷了?

「去一趟沖繩能玩兩趟墾丁」 《蘋果》算給你看

Re: [新聞] 墾丁遊客少百萬? 墾管處:恢復正常沒什麼

[爆卦] 墾丁VS沖繩花費真實情況應該是這樣

2017-07-27  -  duncan Email  -  215  -  影像日記 - 讀者回應

度假時我在「舊鞋救命X伯利恆倉庫」的社團中,看到了一篇「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舊鞋救命救非洲?東非國協:盼立法禁止二手衣鞋捐贈」的文章。因為剛好最近準備汰換鞋子,想把狀況還好好的,但不太穿的鞋子捐贈出去,所以看到這篇文章就特別留意了一下。(我們在去年也捐過一批鞋,大人的、小孩的都有)

褚士瑩這篇文章的論點大概是:

『一、東非幾個你心目中所謂「需要幫助的國家」,包括肯亞、烏干達、坦尚尼亞、布隆迪、盧安達等國所組成的「東非國協」(East African Community,EAC),已經提案要制定公約,從 2019 年開始禁止二手衣物鞋子,通過慈善捐助或商業販賣的形式進入東非。

二、請花一分鐘想一想這個問題:「一個這麼顯而易見的好計畫,為什麼受捐助的國家卻想要立法禁止?」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樣的行為帶來的傷害,遠比幫助來得大。只有停止這種「援助」行為,這些國家才有可能開始推展本地製造業,增加就業機會。

三、根據調查,從 1980 年到 2000 年這短短的 20 年之間,捐到非洲的二手衣物,正是非洲紡織製造業就業人口衰退 50% 的元兇。一個被迫斷絕的產業,需要多少年才有可能重新復興?諷刺的是,這個調查,正是「買一捐一」的鞋商 TOMS 在 2008 年做的。你好心捐到非洲的二手衣、二手鞋,就是這種殘忍的舉動,恰恰跟你的本意相反。

四、你的捐助想要解決問題?還是追求光環?貧窮的國家需要接受幫助是事實,只是他需要的幫助,可能跟你想給的不一樣。送給窮人再多、再好的鞋子,也不會解決讓這些人一開始就沒有鞋子穿的根本問題:「貧窮」。但創造就業機會卻有可能治本。

五、跟不上時代的行善觀念,事倍功半。另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是對於非洲東北部吉布地共和國的人來說,這種二手衣鞋,還被暱稱為「二手衣之這次誰死了?」(who-died used clothes)。對當地人來說,衣物應該是穿到破得不能再破了才換新的東西,所以只要是堪用、甚至看起來簇新的衣鞋,一定是屬於死人的,才有可能用不著而被送掉。

六、你真的以為你的舊衣舊鞋,可以拯救世界嗎?還是你以為你是生來拯救非洲的?你的善行,或許恰恰讓無能的當地政府,有更多苟延殘喘、不思改進的藉口。你之所以淘汰一雙鞋,很可能是因為它的鞋跟已經磨歪了,再穿就會扭到腳。你以為非洲人就不會扭到腳嗎?

我只能懇求你,請別這麼殘忍。真的有心要捐,就捐錢吧!或者,關於捐贈物資與幫助國外貧童的方式,我之前在這個專欄其實已經寫過很多了!舊衣舊鞋不是不能捐,臺灣的二手冬衣就近捐給南方澳的宜蘭漁業工會,讓來自東南亞的漁工冬天可以保暖,這種情況我就完全舉雙手贊成的。在你瞭解其中的差異之前,先做點功課吧!』

我當時看到這篇文章時,白眼整個翻到了頭頂,真的是翻到不能再翻的狀態。

=> 深入閱讀...

2017-07-05  -  duncan Email  -  401  -  影像日記 - 讀者回應

台北101開幕之後,我常到101的 Mall,最早是因為有很大間的 Page One(佔地720坪),但很可惜的前幾年 Page One 的場域縮水(縮小只剩330坪),到了這回去101時發現 Page One 已經消失了。回來查了一下新聞,才知道2015年的7月就已經熄燈。(自從信義誠品開幕後,我就很少去 Page One 了)

無標題

無標題

無標題

無標題

我對 Page One 有特殊的情感,主因是在尖沙咀海港城的 Page One,早期我在台北工作時,經常會去敦南誠品待到早上。而到了香港工作,Page One 成了移情寄託的對象。那幾年我很喜歡看攝影書籍,Page One 的攝影書非常的多,所以我經常在海港城的書店裡逗留。不過海港城的 PAGE ONE 在2016年底時也傳出停業的消息,一個經營了二十年品牌,在書市的業務日趨凋零,很讓人唏噓。

=> 深入閱讀...

2017-06-22  -  duncan Email  -  235  -  影像日記 - 讀者回應

『所以今後,我要規定,本班學生不可帶果凍筆來學校,即使藏在鉛筆盒沒拿出來也不可以,讓我發現,只好沒收到學期末再歸還。學生們倒抽一口氣,但知道我是認真的,開始照做。直到學期末,本班只出現一支果凍筆,躺在我的抽屜。』

早前看到這篇文章「果凍筆要買嗎?」,對於一個文具控看到這種混淆邏輯的文章,只有四個字點評:「關你屁事。」

我內心不禁想:「是不是書套要管、書包要管、墊板要管、水壺要管、鞋子要管、便服也要管?」

話說學校有規定好像不要用自動鉛筆,原因不外乎如這篇所述,是不知道現在有2mm以上的自動筆?還是覺得鉛筆不會斷,削鉛筆不麻煩?

我喜歡鉛筆,但我覺得 2mm 自動鉛筆也很方便,然後我是個文具控,我認為用什麼筆跟寫字好不好看,根本不是議題。至於每個家庭經濟狀況不同,學生難免會比較,但禁止這個不是處理這些的好方法。

教導愛物、惜物,以及瞭解工具的本質,用鼓勵來代替禁止,我覺得這才是建立價值觀的方式。至於一支筆拿來擴大為物慾,也真是夠了。

#自動鉛筆 #automaticpencil #20mm #20mmpencils #北星鉛筆 #大人的鉛筆 #文具控

Duncan Chen(@ladiossopp)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說說另一個小故事,小五時我從原本的學區仁德村搬到了三和村,原先我是走路去僑仁國小上學,搬到三和村時已經靠近成功嶺,只好搭公車去上學。

那時我住的房子一樓是辦公室,辦公室的吳阿姨有時會去接我下課,當時公司裡的車子是兩台 Benz,一台190,一台500,吳阿姨通常都是開190出去辦事,所以她接我放學時我就是搭 Benz 回家。

=> 深入閱讀...

2017-06-20  -  duncan Email  -  146  -  影像日記 - 讀者回應

今年的畢業典禮很梁朝偉......

雖然我的太太是一位老師,但其實我並不太有機會看到她在課堂的那一面,同理我太太應該也很難有機會看到我在工作上的這一面。

往年畢業典禮我太太都需要待一整天,當時還接任所長的職務,所以所上自辦的畢業活動要參加之外,下午學校舉辦的正式畢業典禮,所長也需要參加,因為會有撥穗的儀式。因此畢業典禮當天,我應該都是負責在家顧小孩。

在今年的畢業典禮,我太太服務的科教所,所上學生邀請了每一位教授錄製了一段給畢業生的話,而因為畢業典禮當天中午我們家裡有喜事,所以全家一同去參加畢業典禮,所上的典禮結束後再趕去喜宴會場。

因為今年有參加畢業典禮,所以才看到了所上老師給畢業生的祝福影片。在播放的時候我跟老婆閒聊,老婆開玩笑說她的影片可能是所有老師裡最長的,後來的確是這樣沒錯。

而幾位老師的影片裡,不約而同的都提到了梁朝偉前幾日所寫的「路人甲」影評 ─「聽見流星的聲音」。這篇文章是我分享給我太太的,沒想到會出現在畢業典禮的祝福裡,而且也有其他老師提到了一樣的話,當時我心裡不禁OS:「今年的畢業典禮梁朝偉真紅啊!」

=> 深入閱讀...

2015-06-18  -  duncan Email  -  1572  -  影像日記 - 讀者回應

:: 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