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

天空有點迷濛,下著一點點的雨滴,應該是陰天吧!我想。

搭飛狗時售票小姐正在跟總機吵架,因為總機大概是說這站不要載客人,但已經有四個人買了票等著坐車呢!雖然我不喜歡華航,但我可不想被遺留在機場啊!才亂想著,車就來了,司機先生看來非常不爽。

一路上灰濛濛的,想說看看風景免的飛機不幸掉下來,那就再也沒的看了(我前兩次搭華航都遇上強力亂流)。不過前晚加班搞太累,醒來已經過了苗栗了。想要噓噓,但又好懶,算了,等不行再說吧!

機場的免稅店看來不怎麼吸引人,有些國家機場商店裡的東西都令人難以抗拒,好像在說帶我回家吧!不然將我送給別人也好。但台灣的東西好像在說:「別理我,帶我回去你會後悔的。後悔..後悔..後悔..聲音盤桓不能散去。」

空中小姐看起來很漂亮,聽口音是香港人,能當筆友一定很不錯,若早個十年我一定跟她要電話。

天啊!有個旅客臨時不登機,白痴啊!不坐飛機不會早點講,害我們得多等半個小時,行李裡面不會裝炸彈吧!中午我可能會上頭條哦!哪天我有時間我也要搞飛機,首先拿一個小包包拖運,最好是很難找到的那種,等Check in完後就說掰掰啦!一群人被耍的感覺還真是難以言喻。

外面的雲看來很白,好像棉花糖。早餐看來還OK,應該是雞肉燴飯吧!比較起來我還是喜歡國泰的餐點,就連位置都是商務艙,還有電視可以看。今天又剛好坐在機翼後方,真是一個倒楣的位置,如果飛機起火我還得當報馬仔,這次保險額度1500萬,掉下來的話就淨賺1500萬,想想多久我才能賺到,嗯!至少也要二十年,我都四十五了。掉下來的事心理想想就好,免的被其他人白眼。

香港的機場還是那麼漂亮,上次失事的遺跡已經全部清除了,心裡想著為什麼沒有飛機失事古蹟保護法呢?Surprise 2 機場快線壞了,半小時才一班車。辦台胞簽證時照例要等好久。

進入香港的商業區心中總有著悸動,看到維多麗亞港讓我想到了香港的夜景,充滿了詩意的地方。想到一群人在鐘樓下等人,一切彷彿是昨天一般,遺忘已久的景象在一瞬間全出現在眼前。這是一個有著美好記憶的地方。景物依舊、人事已非。

九龍車站的食物看來不錯,飯大碗,菜又多。我點了一個嗯…我實在不會說,我到底是不是生活白痴???有一晚大大的飯,一盤綠色長長的菜,一碟像廣東菜的白色排骨肉,還有像菩提葉煮成的湯,不油,湯看起來像豬血湯沒酸菜跟沒豬血。附一杯茶,應該是綠茶吧!不過杯子有點舊,像路邊攤喝啤酒的那種杯子。還有一杯豆漿,很奇怪吧!我也覺得,只不過突然想喝豆漿。有點怪怪的喔!

火車好漂亮,是雙層豪華型的喔!可媲美歐洲的火車,好感動竟然能坐到這種車,一整天的不順總算到此告一段落,不過我坐在下層,如果坐在上層一定更棒。知足點,能坐到這種車已經很三生有幸了(成語好像不太順)。車上還送了一瓶屈臣世的礦泉水,真是太神奇了!這時的礦泉水喝起來特別甜,我真是太容易滿足了。

外頭的景物看來跟台灣沒什麼不同,有點灰灰暗暗的,像每次當兵收假回高雄的景物一般,心情也差不多,有點疲憊又有點無奈。每次收假我都捨不得睡,因為放假的心情即將告一段落。進大陸也是一般,在香港時非常愉快,一進大陸整個心情就 down 到了谷底。我是即將要勞改的有為青年,還我自由啊……聲嘶力竭!

進關時,隔壁的那個公安看來心情不好。有一個人生日填錯被罵了半天,幫幫忙!只是生日寫錯而已,改過來就好了。我看起來應該是清純(愚蠢)的大學生吧!都沒人理我,拿著那麼大的 HUB 還不夠顯眼嗎?我已經反覆練習了多少次台詞:「公安大哥幫個忙,我身上就這麼多錢了,如果您要都拿去吧!別把我的東西扣關,我來回一趟要很久,您就高抬貴手行個方便吧!」唉!英雄無用武之地。奇怪二哥也沒人理他,他那麼顯眼(二哥:我們總經理,特徵為身高186cm,體重95kg,沒什麼頭髮,像極了城市獵人裡面的海怪),那些人一定吃錯藥了。不過到省了我們不少錢(大陸的海關是人治而非法治,所以常會藉故要打稅,其實是中飽私囊)。

車站看來很雜亂,人個個不懷好意,不過又透露著生活的辛苦與無奈,這是我最害怕的。沒辦法,心腸軟,看到這些人的生活,我都不知該說什麼?只能說我是個充滿愛心與慈悲的有為青年。

大陸這幾年進步很快,設施搞的挺好的。不過人看來都沒變,要分辨自己在台灣或是大陸只要看人就可以了。公司附近開了許多家咖啡店,水平看來很高!後來這些咖啡館成了我的秘密基地。不但可以看到最新的港版雜誌,還可以提醒自己要好好生活。

公司看來沒啥大改變,不過變得更乾淨了。自從宿舍蓋好後,就沒機會住飯店了,嗚!我還是喜歡住在飯店裡,至少半夜還可以去PUB裡喝杯小酒。我已經可以想像未來幾天無聊的生活了(真的...真的...很無聊)。

晚餐吃的很好,新來的廚房負責人叫阿翠,很厲害喔!我來的這段時間沒有一天菜色是一樣的,除了菜色多樣化之外,每一樣都色香味俱全。我在大陸有食物匱乏恐懼症,在這邊半夜肚子痛是絕對沒有7-11這種東西的。

壓腳,算是出差的福利吧!有一點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壓腳的小姐都要穿很少的衣服呢?不過,這邊壓腳真的是做純的。

廁所會漏水,天花板。語氣不順吧!因為我先看到有水滴下來,才看到是天花板滴水。天花板上面是女生宿舍的馬桶,如果我沒記錯。天啊!實在太噁了,我還被滴到頭。更不幸的是,還有一隻中型的蟑螂,我怎麼這麼不幸,今晚我改名阿信算了。費了九牛二虎跟艷艷借了殺蟲劑,結果瑪莉(母蟑螂代號是瑪莉,公蟑螂代號是約翰,這是有客戶來時公司內部的密語,例如,把那個瑪莉製造的茶拿出來泡啊!張董來看圖一定要泡最好的茶)還會飛耶!瘦一點的Cockroach果然比較輕巧。真不懂我幹嘛這麼怕蟑螂。

漫長的一天,在Z.Z..Z…中畫下了休止符。

9/16

颱風進入香港,昨晚風很大,廁所的百葉窗一直在響。昨晚請小林(大陸的同事)載我去華潤買食物(超商,蠻大的)。我買了6瓶海尼根、10瓶保久乳、1條吐司、2罐小洋芋片、一罐起司條、一罐草莓醬、一包開心果、4瓶可口可樂、八碗統一的碗麵,花了208.5塊人民幣。

貴嗎?我也不知道,我沒啥概念。早上真慶幸昨天有補充糧食,早餐照例只有一鍋清稀飯跟一個荷包蛋還沒醬油。所以早上就吃自備的吐司跟牛奶。這裡的牛奶一喝就讓人想吐,不過我是以喝藥的心情來喝牛奶的。

艷艷的雙CPU機被我當作備份 Server,我重新安裝 NT Server,將硬碟櫃先安頓在 BDC上。最近案子趕,我不想跟自己開玩笑,先安頓在 BDC 上比較妥當。一不小心上午就從眼縫中溜走。中午吃的很好,很難想像上午跟中午是同一個人煮的。我想她會不會是請其他人煮,自己去買菜呢?有可能喔!這個廚師認為她的月薪1000元(人民幣,一般的作業員月薪大約五百到六百塊)還不夠,不過廚師不好請,所以公司可能會先安撫她吧!不過她打掃的蠻乾淨的,我還跟她說明我的衣服要用手洗哦!而且要反過來洗。洗衣是她的工作,若自己洗她會以為公司要解聘她,所以我只好委託她幫我洗嘍!

昨晚冷氣開太強,今天一直包水餃。下午接到 Arthur 的來電,聽到鄉音真是格外令人感動,讓我不禁熱淚盈眶。Arthur 緊張的說昨天晚上兩點有一通廣州來的電話打到公司找我。

我以為是何穎(當地廠長的小老婆,小我兩歲,算是在當地比較有話聊的朋友,但這次去她已經回四川了),結果竟是阿花。阿花全名是何梅花,很瓊瑤的名字吧!第一次來大陸時跟 Arthur 住在豪華飯店時認識的。

當時她16歲,在西餐部打工,家在湖南。原本想介紹給小梁(公司的同事)當筆友的,後來…(小梁跟另一個同事在一起了)。那時晚上固定都會到西餐部吃三明治跟喝龍舌蘭(這邊稱為金獅快活酒),結果就聊起來了。

我給了她一張名片,跟她說可以寫信給我。後來回公司住後就再也沒看過她了。Arthur以為我第二次來大陸時有跟她聯絡,其實後來就沒看過她了。沒想到我剛踏進大陸,她就打電話到台中,真是太神奇了!不過打電話不是很貴嗎?為什麼不寫信呢?而且半夜兩點打也太誇張了,難怪Arthur會緊張的跟我說,可別誤會啊!我是清白的。想到何穎,我說要寫信給她都忘了,我如果有空一定會寫(馬上就忘的個性,到現在還是沒寫)。

晚上去壓腳,今天被壓的很痛。那個小姐可能看我不順眼。這是個無聊的一天,不過我還能接受。Database的東西蠻枯燥的,也許睡覺前看看可以安眠。EX出去狂歡,2點半還沒回家,有點擔心,算了,我該Z.Z..Z…了。突然有點孤單的感覺…

嗯!秋天到了…

1999-09-15  -  duncan Email  -  656  -  浮雲遊子 -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