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治 - Uji, Kyoto

宇治 - Uji, Kyoto

[環境]
農曆過年期間帶了全家人去了一趟京都,這一次是我第四回造訪京都,而在前三回裡從未踏足過宇治,因此這一次將宇治排入了我們的行程裡。其實這一趟共到了宇治兩次,一次是為了要去アカチャンホンポ(Akachan,嬰兒用品專賣店),所以從奈良回京都的路上,特地到宇治下車,轉搭計程車前往久御山的「阿卡將」分店。在轉搭計程車之前,我們還去中村籐吉本店悠閒的享用了一頓下午茶。第二回則是在嵐山逛的不夠盡興,所以加碼跑到宇治來,儘管方向截然不同,但這一回總算稍微體驗了一下宇治的風情。比較糗的是,一樣是為了享用宇治茶舗 お茶のかんばやし下午茶,結果走到平等院時,它已經關門了。冬季的京都多數都是陰天,就算有太陽也是灰濛濛的一片,宇治川兩岸在下午五點鐘過後,特別的冷冽,只能說是寒風刺骨。不過風景真的很漂亮,為了怕拍出一片霧濛濛的照片,因此決定拍HDR的照片,來呈現宇治川的風情。

[構思]
HDR(High Dynamic Range,高動態範圍)照片,是利用同一個場景不同曝光值的相片來加以合成,使用HDR的主因在於單一照片能記錄跟表現的色階有限,如果利用包圍曝光的方式同時拍下好幾張不同曝光值的照片,就能夠將畫面中的明暗細節都表現出來,同時也會呈現出多元豐富的色彩,而這也是HDR迷人的地方。上面兩張宇治川的照片,就是利用七張不同曝光值的照片(EV值分別為:-1、-0.67、-0.33、0、0.33、0.67、1),所合併出來的。我所用的HDR合成軟體是Photomatix Pro 4.0.2版,它有Windows跟Mac兩種版本,一般我習慣透過Photomatix Pro來進行HDR照片的合成,接著輸出成Jpeg之後,再利用Nikon Capture NX2做一些色差上的調整。在HDR生成的同時,其實可以調整色溫,不同的色溫會產生不一樣的感覺,往暖色調來調整,色彩會飽和且非常的絢麗。往冷色調來調整,就會像上面的照片一般,有一種迷霧般的繪畫風情。當然若是將對比調高,或是色相進行分離,也可以仿造出潑墨山水畫的效果。

至於要合成HDR的照片,理論上三張以上,都可以合成出不錯的效果。我在相機的設定上,是利用Nikon D300/D700的一個Fn按鍵,自行定義為呼叫出包圍曝光的Menu表,利用這個Menu可以快速設定要包圍三張、五張、七張或九張相片。同時可指定EV的增減值。我習慣設定為1/3的增減,包圍曝光是採用「負=>零=>正」的輸出模式。另外拍攝時我都切換到高速連拍,我習慣包圍七張,所以按下快門後會默數七下快門,然後放開快門鍵(螢幕上也會顯示目前拍攝了幾張包圍照片,只是我習慣用默數的)。利用Photomatix Pro,可以不需要腳架(前提是快門速度要夠,且手震不致於太厲害),只要是利用我上面所描述的這個方式,手震或偏移的誤差值是軟體可以直接修正的,因此我這趟拍了36組HDR,都是手持拍攝的。

另外一提的是,Photomatix Pro軟體支援NEF檔,我建議用NEF檔拍攝在顏色的修正調整上比較充裕。至於NEF檔可以設定12bit壓縮格式即可,我測試過在ISO 3200以內,多數的場景14 bit未壓縮跟12 bit未壓縮,以及12 bit壓縮相互比較,螢幕跟實際輸出(到A0 Size)的差異都不大。利用HDR就能夠呈現不同的宇治川風情,避免畫面對比不夠,一整個灰沉死暗的色調。

[設備]
Nikon D700 & AF-S NIKKOR 24-70mm f/2.8G ED

2011-02-15  -  duncan Email  -  2337  -  我的視界 - 讀者回應

Zoe, Lydia @ 美侖大飯店

Zoe, Lydia @ 美侖大飯店

Zoe, Lydia @ 美侖大飯店

[環境]
上週因Lydia在花蓮有研討會,所以有著「研討會寶寶」稱號的Zoe也跟著到花蓮。因為沒有訂到太魯閣號,加上要配合議程,所以最後我們選擇搭乘高鐵到台北車站,再轉搭松山的國內班機到花蓮,仔細的算了一下,這樣的行程也要四個小時,雖然高鐵跟飛機的總搭乘時間不到一個半小時,但卻得花兩半小時等待跟轉搭小黃,而且轉換過程還得扛行李跟嬰兒車,真的很疲勞,下回還是努力搶訂太魯閣號較為實在。這次我們住宿在美侖大飯店,在這裡的三天我負責扮演奶爸,跟Zoe待在飯店裡活動,原本我帶了兩台數位單眼,後來根本都沒派上用場。因為活動範圍幾乎都在飯店裡,想想實在有點辛酸。整體來說,美侖飯店的設施還不錯,不過在美侖時不巧遇上花蓮青商會(國際青年商會)在辦活動,青商會的某些成員實在很沒水準,在廁所抽煙就算了,還有直接在飯店二樓的室內公共空間,就抽起煙來。後來我們忍不住直接跟飯店反應,飯店才出面阻止。但一連兩天都是這樣,實在是很丟青商會的面子。說回在飯店裡,我們最常光顧的就是兒童遊戲室,而Zoe也在這裡學會了如何爬樓梯

[構思]
前面提到我帶了兩台數位單眼出門(D700、D300),但因為扛行李加上要顧小朋友,實在是累到不行,後來短暫離開房間或外出用餐,都只帶著富士的F72隨身機出門。平常我使用隨身機的時間,大多都是不方便攜帶DSLR的環境,以及用餐時要近拍的時候。這台富士的數位隨身相機,我最常使用的是EXR模式(DR寬廣動態範圍),它的EXR特性在於高動態範圍跟高感度,但至於官方所說的高解析度,對我來說是無法跟DSLR的成像相比的。我去兒童遊戲室的時候,因為要隨時注意小朋友的動向,所以就不想攜帶DSLR出門。前面兩張照片我是利用「自然光與閃光燈二連拍」的方式來拍攝的,分享出來的是閃光版。最後一張則是採用「EXR智慧場景辨識」的方式拍攝的。前兩張的構圖想法,是想利用框中有框的方式來構圖,其中一個採橫式,一個採直式。至於人物也利用遠近的對比,來作為場景的元素。比較可惜的是在閃光下的動態範圍不夠寬,因此某些細節就不見了,且畫面有點偏暗(機身的閃光出力也不夠遠,所以第二張Zoe的臉很暗),不過我沒有做任何的修正,直接就上傳。隨身機其實是有其無法取代的用途,現在的數位相機也發展的很好,簡單的構圖後都能拍出畫質還不錯的照片。

[設備]
Fujifilm FinePix F72EXR

2010-12-16  -  duncan Email  -  1999  -  我的視界 - 回應(2)

Shoal Bay

[環境]
Shoal Bay Resort and Spa的地點很不錯,飯店旁的小小一排建築群,有一間中型的超級市場,周邊還有些禮品店,可以購買當地的一些手工藝品。當然飯店本身也經營了幾個型態的餐館,包含咖啡館、餐廳、還有俱樂部。而正前方就面對著Shoal Bay,也難怪這邊會是Port Stephens的熱門度假景點之一了。這裡的晚霞非常漂亮,不過這麼漂亮的景色並不是每天都可以見到。這是我們抵達Shoal Bay的第一天,這天傍晚我們出來採購這幾天的糧食,準備在公寓裡開伙,幸好隨身帶著相機才有機會拍下美麗的晚霞,因為之後的幾天都是陰雨天,再也沒看到這樣的晚霞了。

[構思]
海灣跟我們的飯店就隔著一條小馬路,在買完這幾天的食物後,我看到傍晚的風景很漂亮,儘管天色已經昏暗了起來,我還是嘗試拍下一些照片。海灣上剛好有人在慢跑,於是以慢跑的人物為對比的基準,拍下了一連串的照片。之前分享過「Shoal Bay-黃昏的慢跑者」,這兩張的差異在於人跟整個環境的比例,以及相片尺寸的構圖不同。採用3:2跟16:9的尺寸,同樣的場景就會帶來不同的感受。之前3:2的那張照片,著重於整個海灣跟晚霞,最後才帶出慢跑者。而這一次的照片,慢跑者雖然一樣所佔的比例很小,但因為在畫面的下方,且較接近視覺的停留點,所以反而是從慢跑者延伸出整個海灣的晚霞。有關構圖的基本原理,我推薦攝影師之眼:數位攝影的思考、設計和構圖這本書,書裡前面的章節是討論不同視框尺寸背後的一些原理跟現象,這跟多數書籍直接利用照片論述構圖方式的模式不同。古代的詩詞修辭,著重以物喻人、以景喻情。構圖之於攝影,就類似語文的修辭。這張晚霞的照片,都會讓我聯想起李白.送友人裡的「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

[設備]
Nikon D300 & AF-S NIKKOR 24-70mm f/2.8G ED

2010-12-13  -  duncan Email  -  1320  -  我的視界 - 讀者回應

Royal Botanic Gardens Sydney

Royal Botanic Gardens Sydney

Royal Botanic Gardens Sydney

[環境]
Royal Botanic Gardens Sydney就在雪梨歌劇院旁邊,這是一個佔地很大的花園(公園),如果想要拍攝雪梨歌劇院與海港大橋的景色,這應該是最近的取景地點。公園本身有開放時間,我這次參觀時關園的時間是下午五點,大約四點半就有警車在園區裡宣傳廣播,提醒大家五點就要關門了。很可惜我這趟只進來一次,而且停留時間不到兩個小時,這裡離我居住的達令港實在有點遠,也許下回選擇住四季時,就可以每天到這邊散步。公園裡除了有許多植栽很特別之外,還有許多的野生鸚鵡,這邊的野生鸚鵡都很巨大,還會追著人討東西吃。很可惜在公園裡的這段時間Zoe睡的很好,所以沒看到一大群的野生鸚鵡。

[構思]
植物也是一個很好的拍攝主題,十多年前國外某些學院的攝影課程,在一開始對於光圈、快門、時段的掌握,通常都會選擇植物當做入門的主題。但是越是常見的景色,就越難掌握。公園裡有許多很有趣的樹木,我挑了幾種分別拍下了一些照片。第一張照片要拍攝的其實是光線透過林葉的感覺,這個類似耶穌之光的景色,通常都是指雲彩間的輻射光線。在一棵樹看到這樣的場景,也蠻有趣的,所以我從光線最明顯的區域拍下這張照片。較為不滿意的就是左下的椅子無法全部納入。

第二張照片要表現的也是光影,在夕照最為強烈的時段,光與影的對比也最為明顯。我使用風景模式,輕易的就能記錄下明與暗的對比效果。第三張照片也是相同的概念,除了樹本身長得很有趣之外,我刻意去凸顯陰影處,這時候就不刻意去保留暗處的細節,而是注重整個照片間的對比,與光影交織所產生的紋路。

[設備]
Nikon D300 & AF-S NIKKOR 24-70mm f/2.8G ED

2010-12-12  -  duncan Email  -  1201  -  我的視界 - 讀者回應

Sydney Harbour Bridge

Sydney Harbour Bridge

Sydney Harbour Bridge

[環境]
雪梨的海港大橋最為人所知的,應該就是每年跨年的煙火秀了。這座由鋼骨結構所組成的拱形橋樑,遠看是雪梨著名的景點,若是搭乘渡輪從下方經過,亦或是開車從橋上走過,都不禁讓人讚嘆它的浩大工程,近距離觀看尤其能讓人感到它的宏偉壯觀。在雪梨的時候,海港大橋與歌劇院可說是百拍不厭的主題,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時段,不一樣的氣候天色,都帶給我們截然不同的感受。在近距離接觸雪梨歌劇院與海港大橋時,都還難以相信我能有機會親身體驗這樣的景致。對比青少年時期的我來說,這些只是會出現在電視或電影裡的場景哩!

[構思]
近幾年數位相機的發展迅速而驚人,除了數位單眼進入了全片幅時代之外,去年又推出了號稱EVIL Camera的類單眼系統。隨著這股攝影風潮的興起,坊間也越來越多談構圖的攝影工具書。我對於構圖的想法,就如同以前練習寫字一般,其中書法的練習很有參考價值。一開始我們都會從基礎的筆劃學起,接著進入臨摹,最終發展成自己的文字風格。而其實最重要的耐性,以及美感的掌握。

熟悉構圖的技巧,也是類似的模式。避免牛眼、三分法則、黃金比例、對稱性、幾何表現、輻射構圖......有關構圖的基本原則,有好多的名詞,這些如同筆劃一般。觀看其他人的作品,從中得到啟發跟感受,則是一種臨摹。最後我們的拍攝,終將成形變成我們個人風格的展現。書籍所分享的通常是一種基本的原則跟大方向,我們必須藉由熟悉這些方式,然後再發展成其他人也能感受到的風格。

這三張照片的前兩張,跟最後一張,是一種構圖上的對照。前兩張我的想法是利用不完整,去呈現出我想要表達的主題。第一張我利用16:9的格式,來表達海港大橋的銜接處。有趣的是這個構圖的想法其實來自於合氣道中的合氣杖。我在初學合氣杖時,當時老師給我一個簡單的自我驗證法則,就是握杖處(敵我皆是)都維持在三分之一以及三分之二的端點中。我在看到海港大橋時,不期然就回想起我練杖時的情景,也因此我利用橋柱當做分隔點,同時在右下方渡輪即將入港時,拍下了這張照片,當然最終的重點還是在夕陽西下後光影的表現。

第二張則是利用三分之一的拱橋來對比下方的遊樂園,遠近、大小的對比表現,不一定得透過全景才能完成,有時一半的景色所達到的效果更為驚人。這部份是構圖的想法,而在色彩上我則是透過陰暗的冷色調,去模擬類似黑白照片的效果。而遊樂園區塊因為原本的光源就較為多元,因此色彩的繽紛跟其他區塊的灰掉冷冽,又形成另一種對比。

最後一張則是很常見的三分之一構圖法則,但有幾個缺點,右下的渡輪擋住了後方的遊樂園,畫面因此少了一個有趣的元素。而以構圖表現來看,16:9的畫面效果會比3:2的畫面來的好一些。構圖一個有趣的地方,在於不同的觀點跟視角,對於同一種構圖法則,就會有相當大的差異性。而研究自己的構圖,不論是拍攝前的觀想、攝影後的討論、或是作品的後製,都有很多的樂趣。構圖其實就是一種自我個性的展現,就如同字體可以透露出一個人的個性一般。

[設備]
Nikon D300 & AF-S NIKKOR 24-70mm f/2.8G ED

2010-12-11  -  duncan Email  -  1125  -  我的視界 - 讀者回應

<< 上一頁 :: 下一頁 >>